冬奧會成中國冰雪産業發展強力引擎
誰能想到以前在冬季都見不到雪的南方人,現在可以随時随地進入滑雪場滑雪?
0805222019-08-05 14:00     來源:中國體育報 記者/劉先永


禹唐體育注:

剛剛過去的6月份,地處我國南方的兩個室内滑雪場——廣州花都融創和江蘇無錫融創室内滑雪場的開業,吊足了當地群衆的胃口,引得數以萬計的雪迷在當天湧入雪場。誰能想到以前在冬季都見不到雪的南方人,現在可以随時随地進入滑雪場滑雪?而這正是2015年7月北京成功申辦2022年冬奧會後,中國冰雪産業快速發展的一個縮影。


室内滑雪場遍地開花

       

實際上,作為一個新鮮時尚的業态,室内滑雪場産業正是在北京冬奧會申辦成功後才逐步興起壯大的。

       

在此之前,全國範圍内偶有室内滑雪場,較早建立在北京順義區的喬波室内滑雪場等,隻是一個個孤立的存在,遠遠談不上産業。而現在,不但喬波室内滑雪作為一個品牌被引入浙江等地,更有融創中國等巨型資本介入這一領域,在全國範圍開始布局室内滑雪産業,在花都、無錫雪場開業之前,其在哈爾濱的室内雪場已經運營的風生水起,後續昆明、成都等地的融創系室内雪場也将相繼開業。融創系旗下的幾大室内滑雪場除了無錫融創面積較小,隻有1.5萬平方米外,其他幾個雪場面積都在5萬平方米以上,在世界範圍内都是不折不扣的室内滑雪大塊頭。融創系室内雪場不但硬件設施一流,同時在滑雪教學方面的設計和投入也是高起點高标準,各雪場都建立了滑雪學校,引入歐洲教學體系,實行滑雪技術評級制度,大大增強了雪場的規範化管理和吸引力。

       

除了融創、喬波兩大品牌室内雪場外,啟迪冰雪等依托氣模技術建設的冰雪場館也在全國範圍内布局,加之一些地方建設的單體室内滑雪場,讓廣大滑雪愛好者不受季節約束,實現四季暢滑的室内滑雪場格局已經初現雛形。


戶外滑雪逐步進入大區時代

       

當然,在冰雪産業大發展的時代,戶外滑雪場更是呈現突飛猛進的勢頭。雪場建設的數量,雪場的規模,參與戶外滑雪的人數等指标都迅速放大。在大家的印象中,滑雪産業主要集中在東北,華北等區域,近幾年随着全國冬季運動會相繼落戶新疆、内蒙古,西北等地的雪場也在吸引着人們的眼球。但如果告訴你全國擁有滑雪場最多的省份是山東時,很多人難以置信——實際上,山東、河南等中部地區近年來滑雪場的建設一直在提速,雖然有些雪場名頭不大,規模也小,但也有效滿足了當地群衆的滑雪需求。從全國滑雪場的分布圖上看,幾乎有冬季的地方,就有戶外滑雪場,從内蒙古到新疆,從四川到貴州,整個中國西部地區戶外滑雪場的空白基本被填補,并快速形成了一個以滑雪運動消費、滑雪旅遊消費、滑雪用品消費等為主要形式的巨大産業鍊。冷資源,逐步升溫變成了熱經濟。諸如北京冬奧會舉辦地河北崇禮、吉林長白山等地,滑雪産業已然成為帶動當地經濟發展的支柱産業。

       

而最重要的是,随着成功申辦2022年北京冬奧會,大型的社會資本開始介入戶外滑雪場,這些動辄體量數十億上百億的投資以一種類似城市綜合體的理念去建設和經營滑雪場,極大扭轉了傳統滑雪場規模小,配套差,功能單一的劣勢,比如萬科經營的松花湖雪場區,萬達建設的長白山雪場區,整個滑雪區不但分布着數十條滑雪道,各片區實行聯滑,同時還兼有戶外、度假、會議等綜合功能,讓前來到此的人能夠深度的休閑和健身,從而在經濟收益上達到更高的水準。而在河北張家口崇禮,衆多雪場也開始注重協同效應,萬龍、富龍等開始聯滑,雪場間的班車、客房等資源也開始向共享方面邁進。一種類似歐洲滑雪大區的概念和經營理念逐步在我國重要的滑雪區落地,而這種大區理念,對于推動滑雪旅遊産業,發揮滑雪産業在當地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帶動作用意義非常重大。


冰上産業發展方興未艾

       

雪如此,冰亦然。不管是規模還是質量,我國的冰上運動産業,也走在快速發展的道路上。4年前,我國的滑冰運動尚集中在競技領域,群衆基礎弱,商業化程度低。隻有花樣滑冰中國杯等有限幾個賽事實現了商業運營,更多賽事還是在體制内兜圈圈。而随着冰雪熱潮的到來,滑冰賽事成為衆多投資機構争奪的香饽饽,花滑、短道速滑、冰球、甚至冰壺賽事,都可引得商家一擲千金。而近年來冰上培訓更是成為熱門生意,堅持冰上運動培訓的世紀星等培訓機構,因此獲得大筆融資,風頭超過了傳統的足球、健身、擊劍等熱門運動培訓機構,這得益于冬奧會給他們帶來的實實在在的消費群體。

       

除了依托冰雪場館的運營、培訓等産業快速發展外,賽事運營、經紀等冰雪賽事表演業也呈喜人形勢。以往門庭冷落的冰雪賽事,在經過包裝升級後,受到觀衆歡迎,從而實現自我造血功能,而冰雪運動美輪美奂的場景,也為商業性表演提供了良好的基礎,沸雪等賽事,幾乎成為每年雪迷們的節日。一些優秀的冰雪運動員,從體制内走出,被商業機構打造成運動明星,成為了冰雪經紀行業裡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冰雪器材産業悄然起步

       

冰雪運動的發展,群衆性冰雪的普及,同樣為器材、服裝、配飾等硬件産業帶來巨大的消費潛力,北京冬奧會催生起來的冰雪運動活力,自然也會傳導至終端消費品,一些有遠見的企業和地方開始把眼光放在這個領域。

       

黑龍冰刀,曾經是讓黑龍江人引以為傲的運動品牌,也是我國最早在滬市A股上市的企業,在東北地區冰球、滑冰等運動盛行的時候,一度風光無限,但随着東北地區人口外流經濟被南方地區甩開,冰雪運動人口也銳減,黑龍冰刀開始沒落并最終破産。但依靠北京冬奧會帶來的曆史性機遇和紅利,黑龍冰刀起死回生,又開始在市場競争中站立起來。同時更多的新興企業更是瞄準這一曆史性機遇,力圖打破國外品牌的壟斷,分享北京冬奧會帶來的市場蛋糕,卡賓滑雪的壓雪機等已經被國内滑雪場接受。據悉,為在滑雪闆、高端滑雪服等利潤豐厚的冰雪産品領域實現技術和市場突破,國家工信部、國家體育總局等部門聯合出台鼓勵性産業文件和配套政策,鼓勵企業和機構在一些尖端和關鍵性技術上進行聯合攻關。而一些地方比如河北張家口,則集中精力打造包括冰雪裝備在内的全産業鍊,該市力争通過幾年時間的努力,在這個領域實現600億的産值。

       

可以說,北京成功申辦2022年冬奧會的4年間,是我國冰雪産業發展最快,發展質量最高的時期。北京冬奧會在推動冰雪産業不斷邁步升級的同時,更有望成為開啟我國冰雪産業實現做大做強,最終走向國際市場,參與國際競争過程的一個強力引擎。


本文轉載自中國體育報,圖片除署名外均來自網絡,原标題:冬奧會成中國冰雪産業發展強力引擎

聲明:配圖除署名外均來自網絡,禹唐體育原創文章未經同意不得轉載,轉載/合作請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