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的困境與野心:最沒存在感的五大聯賽,為何要靠中國逆襲?
法甲的野心早已不言而喻:“中國年輕群體将是未來法甲争奪的目标戰場。”
01116032019-08-05 10:00     來源:騰訊體育


禹唐體育注:

當巴黎聖日耳曼在深圳大運中心體育場逆轉雷恩,舉起他們新賽季的第一座冠軍獎杯時,2019-20賽季法甲超級杯在中國終于完美落幕。


這是法甲在中國深圳連續舉辦超級杯的第二年,上賽季法甲聯賽在中國超過1億次的觀看人數讓他們對于未來充滿信心。正如法甲CEO迪迪埃告訴騰訊體育所說:“從數據分析來看,法甲在中國市場已經是僅次于英超西甲的第三大歐洲聯賽,而這隻是我們入局中國市場的第三年。”


為了吸引更多年輕中國泛球迷群體,法甲更是在本次超級杯之前官宣了甯澤濤成為法甲的中國形象大使。要知道,在此之前從來沒有哪家頂級足球聯賽會把形象大使的重任交給一個與足球如此弱相關的明星身上。


法甲勇敢地成為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選擇甯澤濤,實際上也就是選擇了他身後龐大的年輕粉絲群體。法甲的野心早已不言而喻:“中國年輕群體将是未來法甲争奪的目标戰場。”


但是,法甲真的已經做好了迎接未來的準備了嗎?


法國超級杯的中國烙印


連續兩年法國超級杯都選擇在中國深圳舉辦已經證明了法甲将中國視為海外最重要市場的決心,而深圳則成為了法甲未來發展的重要一環。


在2018年,深圳體育産業實現總産出850億元,實現增加值320億元,占全市GDP比重為1.32%,未來這座城市将繼續足球、籃球、排球、乒乓球、羽毛球、網球和高爾夫打造“3大球4小球”之城。


在北上廣一線城市球迷市場已經陸續被其他聯賽球隊瓜分占領的情況之下,深圳成為了中國一線城市中存在大量球迷市場但依舊未被充分挖掘的寶藏。而法甲正是看中了這一潛在因素在2018年與深圳合作方達成了未來6年戰略合作協議。


在去年法國超級杯之後,超過30%的深圳球迷願意成為巴黎聖日耳曼球迷。而這也進一步讓巴黎決定在今年趁熱打鐵選擇将海外季前訓練安排在了這裡。


13天的巴黎中國行是今夏來華訪問的歐洲球隊中時長最久的,但辛苦的奔波帶回來的卻是巨大的回報,巴黎球星通過在本次中國行展現的極為罕見的“有求必應”般的寵粉态度讓其收獲了無數路人粉絲的好感,現在的深圳毫無疑問已經是大巴黎的第二主場。


在未來,法甲CEO還向騰訊體育透露道法甲聯盟将鼓勵俱樂部去引進中國球員,在保證競技水平的情況之下充分将中國市場開發到最大化。


但是法甲的尴尬卻依舊存在。


“歐洲球星代工廠”的困境


未來年輕人會不會因為把法甲聯賽當作最喜歡的聯賽我們不得而知,但是至少在現在看來,對于大多數中國球迷來說,法甲依舊隻有隻有兩支球隊,一支叫做“巴黎聖日耳曼”,一支叫做“其他球隊”。


就拿本次參加超級杯的球隊雷恩來說,作為上賽季法國杯的冠軍,這支球隊的最大标簽不是球員,不是教練,是他們的老闆弗朗索瓦-亨利·皮諾。


作為法國開雲集團的的創辦者,朗索瓦旗下擁有古馳、聖羅蘭等一衆奢侈品大牌,他還創辦了著名的佳士得拍賣行,2013年他更是因為出錢買下圓明園流失的青銅鼠首和兔首并無償歸還中國而被國人所熟知。


但這位腦門上就差印着“有錢”兩字的老闆卻并不太願意在球隊砸錢,球隊整體身價總和(1.49億歐元)還不如内馬爾一人的轉會身價,要知道在巴黎聖母院被燒之後,這位土豪老闆承諾捐出1億歐元用于文物恢複建設,但是輪到球隊建設,他卻一個子都不願多出。


這也進而導緻雷恩為了保證收支平衡,球隊在每個賽季都會有較大的人員變動,現在這支球隊的隊長是一年前剛剛加盟的達米恩-達席爾瓦,球隊在中國最出名的球員叫做尼昂,一個在米蘭時期因其洗剪吹造型而一舉成名的雇傭兵類型球員。


雷恩俱樂部這樣的運營模式在法甲非常普遍:低價培養年輕球員,充分給予其比賽時間,打怪升級刷出漂亮數據之後,再高價賣給豪門俱樂部,之後再拿賺來的錢繼續去挖年輕小将和經驗豐富的老将。


就像割韭菜一樣,如果今年收成不好,他們會緊衣縮食去挖更便宜的球員,如果收成好,中了彩票,那就買更多便宜高性價比球員。


對于這些俱樂部來說,生存下來遠比未來自身發展更加重要。


追溯曆史不難發現,法甲之所以能夠被列為歐洲五大聯賽之一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在這裡,它總是源源不斷地為其他豪門制造出許多足球巨星。


相比于荷甲、葡超總會出現的斷層隔代現象,法甲因為法國曾經的殖民曆史,已經成為了非洲裔球員登陸歐洲職業足球的一大跳闆,持續造血成為了他的最大标簽。


這也就是為什麼像阿紮爾、本澤馬、吉魯、姆巴佩、尼古拉斯-佩佩們在踢出名堂之後,球員迅速被俱樂部高價賣給豪門。他們就像是韭菜一般,俱樂部一茬接着一茬地不斷重複培養球員、高價賣掉、繼續培養新的球員、再高價賣掉的周而複始的流程。


這樣的好處之一自然是充分激活了法國足球的青訓體系,再加上作為法國作為非洲的宗主國,對于非洲移民的寬松政策以及高福利,越來越多的足球少年們願意來到法國俱樂部青訓營踢球,而這帶來最直接影響就是法國在去年夏天捧得了世界杯。


但當然天才球員高流動性對于俱樂部來說,并不算是一個好的消息。盡管能夠通過割韭菜大掙一筆,但是對于球隊的競争力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


就像是上賽季的摩納哥,在兩年之前摩納哥能夠做到力壓大巴黎奪冠、歐冠四強的優異成績,但是随着賣人一時爽,一直賣人一直爽的營業準則,上賽季的摩納哥直到賽季最後一輪才驚現保級,要知道在上上個賽季,他們還是法甲亞軍。


要知道,将球星賣出去的結果除了導緻球隊競争力下降之外,球星轉會導緻的粉絲群體流失對于聯賽來說更是緻命打擊,因為足球圈已經進入了“人蜜時代”。


姆巴佩們成為法甲振興希望?


當兩年前内馬爾以2.2億歐元天價轉會到大巴黎的時候,法甲終于迎來了第一個屬于他們自己的超級流量明星。


盡管在此之前,小羅、貝克漢姆以及伊布都曾在法甲閃耀,但他們的時代和現在自媒體流時代已經大不相同。


在2年前,内馬爾一度被視為能夠挑戰梅西C羅雙強争霸的第三極勢力,作為拉丁美洲的超高人氣球員,内馬爾的到來自然為大巴黎、為法甲當時帶來了極大的曝光,再加上後來引進的超級新人王姆巴佩,法甲在這兩位超級明星之下,确實在年輕球迷圈帶來足夠大的聲量。


但正如内馬爾轉會來到法甲從巴薩帶來了許多粉絲關注,内馬爾的離開同樣也會帶走大量粉絲。


法甲清楚了解,中國球迷對于球星的推崇就好比中國大媽對于奢侈品的熱愛,而想要留存中國球迷的熱愛,留下他們最喜歡的球員是最簡單的辦法。


如果一個聯賽的粉絲數量很大一部分是靠個人球星維系時,那這個聯賽與粉絲之間的羁絆無疑是脆弱的。


對于法甲來說,其“代工廠”的流水線運營模式就注定其俱樂部文化建設的天生劣勢,沒有球迷願意去喜歡一個沒有感情、隻會賺錢的“割韭菜”俱樂部,“團蜜”這樣的球迷很難留存于法甲的“其他俱樂部”之中。


在無法改變現有運營模式情況之下,隻有成績才能幫助聯賽跳出這個死循環怪圈。當聯賽球隊在歐冠舞台取得耀眼成績時,球迷是不會在意球隊的任何行為,而同樣如果一個聯賽在市場做得再花哨再成功,沒有聯賽強有力的成績支撐,那也隻是空中樓閣。


在最近3年,法甲在中國市場已經邁出了了從無到有的重要一步,但要是想要走得更遠,他們隻能希望更多的姆巴佩們站出來幫助法甲在歐冠能夠走得更遠了。


本文轉載自騰訊體育,圖片除署名外均來自網絡,原标題——法甲的困境與野心:最沒存在感的五大聯賽,為何要靠中國逆襲?

聲明:配圖除署名外均來自網絡,禹唐體育原創文章未經同意不得轉載,轉載/合作請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關文章
http://15tin.dnsk4mj.top| http://t1eb.dnsk4mj.top| http://errfbrun.dnsk4mj.top| http://j8u8k.dnsk4mj.top| http://s4fc8c6.dnsk4mj.top|